Darkbluesoul

a boring man who indulged in online games

加班

leave a comment »

暑假学院搬家,天天呆学校里也不知道在忙什么,中间回了两次家,一次三天在自己家,一次三天在丈母娘家。

搬完家开学弄水电土建,当时跟他们说的是只要你们来,我都在,本意是希望他们能抓紧点,只是这结果实在是让人高兴不起来。有时只来一个师傅,有时干到一半又说哪里工程很紧张就又走了。师傅们不双休,也就陪着他们不休息。可惜工程进度还是很慢,拖拖拖就拖到了现在。

微信图片_20171001144505

完了问我国庆走不走,他们准备国庆期间把我这里做做完。其实本来我还是想走的,只是国庆前因为喝酒晚回家老婆好几天没理我,等到开始理我了突然告诉我第二天就要回去了,那我也只好说你们走吧,我加班。

目前已知最早的实验课是10月31日,本来应该还有个10月初的课,知道肯定完不成,让老师拖后了。只是十月底这课,我也是不想再拖了。

水电做完,实验台才能进场,安装又不知道要几天。试验机基础浇筑完成才能让厂家来调试,养护室土建没做好厂家也没法来安装,还有几台老校区拆过来的机器也是要接好电了才能调试。现在就所有事情都被水电土建拖了后腿,烦死我了。

说说加班,其实也就是早上开个门,然后白天师傅做到哪里不清楚了也会来问,万一做错就又是大折腾。设备基础一改再改,我本来就交代他们只要足够牢靠就行,可后面又跟我商量型钢焊接还是钢筋笼预留孔,说实在我也搞不清楚,设备基础厂家给的图纸都不适用于现在的场地。说到这里还是要吐槽下设计院,没给我预留基础也就算了,标明力学室的混凝土标号还设计个C20,来问我下会死啊!我现在还要把混凝土地面挖个大孔重新浇筑,钢筋截掉免得拉伸实验破坏时地面受拉太厉害直接开裂。设备基础最终定的是下面钢筋笼上面型钢焊接,应该会更可靠点吧。

微信图片_20171001144510

微信图片_20171001144458

刚突然想到有台机器中间预留孔是不埋螺栓的,跑过去跟师傅交代了一下,好在他们准备的工字钢没有考虑到中间的孔。

已经三个月没正经休息了,昨儿晚饭给家里打电话说了国庆不回家,我爸也开始心疼了。

“怎么会有这么多事情的,哪有单位是这样连续加班的啊!”

“你不是让我别计较嘛。。。没事没事,别心疼了,我都是大人了。”

加班说累呢倒也不累,就是太寂寞了,亲密的要好的也都放假回家了,这加班就显得特别的乏味无趣。

中午发了中饭的图片到朋友圈,写着:一个人吃中饭。。。略寂寞。就有弟兄在说中秋还没到呢,我才去翻了下日历,原来是4号,那天应该也是一个人吧。其实我对节日无感,只是到时候可能会更觉得冷清吧。

来了两个研究生做实验,说是来陪我,只是烦心事太多也高兴不起来。

只希望这个学期结束后,寒假我能正常回家,下学期正常上班,那就是幸事了。

Written by darkbluesoul

十月 1, 2017 at 15:03

发表在 Diary

Tagged with ,

搬家

leave a comment »

搬家定在暑假,于是去年暑假就要求实验室人员全部把疗休养做掉,带了女儿跟团去了趟舟山,还行吧,反正女儿还开心的吧。

跟家里说的是会很忙,基本回不来,然而中间还是回去了,老婆说她睡眠不好,注意力不集中,没法开车上高速,趁没开始搬的时候赶紧送她们回去了几天,三天吧,回了自己家,然后就赶紧回学校了。后来老婆他们回来又回去呆了几天,然后把她们再接回来,刚过实习期没多久的我,开高速确实累,两次其实也都是轮着开的,老婆估计是希望能感受到我的照顾吧。

七月份主要是整理东西,整完办公室就发现,我已经没法整了,铁试模各种工具什么的,根本无法装进纸箱,每天理一点,到后面就乏掉了,可能整天坐着也一点也不想理。

搬家的过程很乱,虽然三替可能是杭州最好的搬家公司,但是还是有一部分并不让人愉快。分身乏术,新校区安排了研究生,可是有些小东西我自己知道放哪里的,他们也不知道放哪里。等我到那边一看,略崩溃,再后面让搬家公司帮忙挪的时候就表示要加钱了,虽然同意了,心里却不是很舒服。因为安排的混乱,有时会搬到很晚,而一般到了下午三四点,工人们就开始累了,有时卸车好几批人坐在外面根本不理人,感谢几个师傅,一直非常配合,让我有点感动。

检讨一下自己的坏脾气,因为很多东西是课题组的,要求课题组学生全程配合,我一个人就跑来跑去,有些东西没写名字,我就要找学生来辨识,急的火烧火燎的,学生还慢吞吞,我就吼了,其实他们是来帮我忙的,我也真是。

实验室搬的差不多了,办公室搬家就开始了。因为与办公室众人的亲密关系,责无旁贷的帮忙。依然坏脾气,长期的在自己实验室的主导地位转换成辅助,有点适应不了,后来想通了也就过了。

吐槽下学校的设计院,自从第一次开会问了下意见以后就再也没跟我们实际用户联系,导致很多地方实在是无法使用,到现在我那里还是水电改造工地。搬家结束后反而更忙,每天陪着水电改造,说起来专业接近,但这么多年没接触,我这个伪项目经理,实在是压力颇大。

三十多年的积累,搬家完了又发现还是漏了好些东西,断断续续直到昨天才算全部搬完,最后大鲵电话我,“还有东西么,再也没有后悔机会了哦!”

“不要了,再有忘记的也不要了!”

不要了,新地点新开始,该过来的都过来了,没过来的就让他去吧!

PS:刚师傅过来问振实台基础内部能不能用敲墙的废料填充,想想还是不用了,这批加气砌块强度太低,还是全用新砖填充吧,希望我退休前这基础不用重做。

过去一个月了,一直想记录下这次搬家,静不下心,这段时间脑子很乱,这几天思绪也理的差不多了。It’s gone!

题图是我拿角向磨光机在切旧设备的固定螺栓,锈了根本拧不下来。

20170920091659

 

Written by darkbluesoul

九月 20, 2017 at 09:34

发表在 Diary

Tagged with ,

普通

leave a comment »

前阵子在微博看到一个关于家长希望我们普通的生长的帖子,就是普通的活着,朝九晚五,工作生活稳定等等。回了一句,其实家长口中的普通也就是希望孩子过的平安舒适。

这话早年间我肯定是说不出来的,身边同学个个精彩,唯我朝九晚五,工资收入说出来都以为我在骗他们,怎么才这么点啊,怎么活啊。当然只有特别要好的弟兄才会如此心直口快,另外的一些一般都是委婉地表示确实少了点。

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,刚留校的几年还有些测试的横向项目,当时同学们事业刚开始,反而显得我比较殷实,也会攒攒局什么的。这几年再也不约同学吃饭,因为约人吃饭要买单,没钱了。偶尔要买单也会被劝退,说的是怎么好意思让你付钱,我们来我们来。也就越来越习惯,基本老婆能同意我出去跟同学吃饭都会去,买单自然是轮不到我的。

收入的匮乏,开始反思当初的选择,从高考填志愿到毕业找工作,基本都是按着家里的意思。最初我自己填的志愿全是计算机相关,因为觉得新鲜,我在大学之前可能都没见过电脑。因为家族里最成功的表哥是建筑工程专业,所以全被改成了建工,那时应该也没什么逆反情绪,改了也就改了。毕业的时候三个选择,一个留校一个去企业一个去消防,最终在家人的劝说下骄傲地选择了留校,现在看来起码在物质上这是个最烂的选择,当然学校里有钱的也很多,然而却不是我这种性格的人能做到的。

后来就有了两个女儿,开始思考她们的将来,慢慢能理解家人当时的想法。希望女儿长大后工作稳定,不要太辛苦,最好能跟自己在一个城市,不要赚钱太辛苦,生活无忧,家庭和睦。对于女儿,我现在跟我父母的想法应该基本一致了。至于未来如何,也只有看她们自己了,好在老婆大人的思路没我这么陈旧固守,也许会给她们自由也不一定,毕竟她才是一家之主。

这个暑假整个学院搬校区,忙的要命,这篇本来是一个月前就把题目存在草稿箱的,今天才有时间唠叨两句,每次后悔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,起码现在的生活是很多我无法舍弃的,那就没什么可后悔的。在学校里能多做点就多做点,也许还是有回报的。

唉,为钱低头,对我来说其实是件非常痛苦的事情。

Written by darkbluesoul

七月 19, 2017 at 10:20

发表在 Diary

Tagged with ,

过敏

leave a comment »

很久没有感冒咳嗽了,上周末有点不舒服了,熬到周日晚上开始吃消炎药头孢呋辛酯,泰诺睡前吃。

昨天同事聚会,想着要喝酒,早上吃了最后一片头孢,想着到晚饭应该没什么药效了吧。

五点下班的时候肚子就饿了,跟另外同事在办公室等到五点二十的样子,头儿来叫了,说好几个都已经去了。

到的时候菜还没点,我就有点不高兴,“我还以为你们点好菜了呢”,说要等槑槑来点,就快到了。我叽咕了几句,下楼去点菜了。

我这人确实学不会给人面子,以前就被领导开玩笑说是锋芒毕露,恩,也可能不是开玩笑。所以我一直在改,虽然比以前好了很多,然而在大多数人看来依然不够成熟。其实等着让别人点菜这事儿我自己也常干,为什么昨儿就不开心呢,要么是我最近太累了。

反正AA,我就瞎点,几个菜点好,眼睛扫到一篮蝉蛹。这玩意儿其实我以前可能吃过的,但是没什么印象,昨晚就是很想点来吃下。同事说太恶心让别点,我还鼓励他要勇于尝试,总算是勉强同意了。

开吃的时候应该六点多了,随便吃了点别的,喝了半盅白酒,本来都是一口一盅的,昨天因为感冒没好,就赖了个皮。

蝉蛹上来我果断夹了一个,恩,牙齿咬破蛹壳的那一刹那,我突然懵了,我脑海中浮现出各种虫子被我用拖鞋蹂躏的场景。自己点的菜,含着泪也要咽下去!反正我是再也不要吃这个了。

再过会儿就开始觉得不对了,就像已经喝了很多酒一样,脸上烫得难受,慢慢就开始麻了,嘴唇部位很干,喉咙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,嗯嗯,形象再现了如鲠在喉!越来越难受,也开始有点担心了,想了想还是跟主任说了下先走了。

还想着要去学校拿公费医疗本,走路上就迷迷糊糊的,直接叫了个车去医院了。

急诊人不多,买了病历卡排队挂号,现在挂号竟然还要测体温量血压,完了就去找医生了。

前面那个病人家属一直在磨叽,也难怪,关于小孩的事,我也会这么磨叽。

跟医生简单描述了一下,说了蝉蛹、头孢、白酒,就直接给我开药了,让赶紧拿了药去推注,等下推完还不舒服再来屁股打一针,还说家里要来人陪护。

“没那么严重吧,我家很远啊。”

“那你小心点,你这种有可能走着走着就倒下了。”

吓死我了,我赶紧拿了药去注射室了。

推注哦,我自己还是第一次玩这个,推的过程很无聊,就等着机器慢慢把一大筒针筒打完。

一边推一边看手机《白鹿原》,听护士妹妹聊天,偶尔插个嘴插上一句。

推完确实好多了,还是有点红,不过喉咙是好多了,去找那医生,得,又给我开了一针。

打完屁股针让坐半小时再走,有什么不舒服直接找他,我坐一会儿就开始真的不舒服了,胸口呼吸痛,就又去找医生了,医生过会儿过来说了,这种药压下去的是有个反复的,所以让我打完再坐半小时。医生也是挺负责的。

临走再去看了下医生,刚好没病人,聊了几句。问了下原因,医生解释说都有可能,1+1>2,蝉蛹高蛋白,白酒就像催化剂,所以就让我一下子high爆了。。。还说有一类人年纪增长激素水平变化,过敏的东西也会变的。酒这几个月不要喝了,等以后真的很想喝可以拿自己试试。让开瑞坦吃很长一段时间,我说担心副作用,最后意思是这板先吃完看看。

昨晚回家时还是想的挺好的,戒烟戒酒,问起来就说是过敏!

过敏一次真累啊,我今天感觉比喝大了还累啊!其实昨晚我一不舒服就去吐掉可能就没事了,算了,也是个教训。

恩,我早上没抽烟,现在正在思想斗争,因为我记起过敏还是读书的时候厉害,那时我是不抽烟的。。。

微信图片_20170619085211

Written by darkbluesoul

六月 8, 2017 at 10:25

发表在 Diary

端午

leave a comment »

昨晚老婆在说她姨妈要来杭州做手术,明天她要和她妈去下医院,问要几点起床,老婆说5点,既然这样么,那我就不设闹钟了。

早上老婆来叫我的时候快9点了,问我睡到7小时了没。够了,我一点睡的。

外婆很早就去买了很多菜,姨婆想吃的鸽子没能买到,杭州现在想买到活的鸽子也太难了。外婆谦虚,说我葱油鲈鱼烧的好吃,问我怎么蒸。随便蒸,放点姜丝倒点酒直接蒸就好了。蒸好以后我做了葱油淋上去了,这菜现在做做很随意,反正就信手拈来都是好吃的。

十点左右她们就出发了,好了,现在家里我最大了,虽然大女儿并不认同。

大女儿看书坐在小女儿的海洋球堆里,让她坐端正,也是听过就忘了。我护着小女儿在爬爬垫上玩,一开始还是和谐的,大女儿看累了就过来一起和妹妹玩。开了蓝牙音箱听听歌,大女儿要选歌就随她,真有很喜欢的跟唱也会让她看下手机上的歌词。中间让大女儿看着我还出去抽了根烟。

想着我要控诉一下,就拍了三个人的合影放到朋友圈上,收获N多个赞,却没人发现我其实并不快乐。

时间过的很快,一下子就12点多了,该吃中饭了,早上外婆把菜都烧好了,给大女儿盛个饭就搞定了。

我也想吃饭,就把小女儿放到她的小椅子上,好不容易放下去,她开始哭了,我连忙抱她起来,算了,不吃也罢。

可这哭却不是想停就能停的,以前我只要打开那个摇摆舞鸭子,她就会不哭的。今天却没有那么奏效了,我只好抱着她走来走去,眼泪鼻涕啊,又想着给她擦擦,不让我擦,越擦越哭眼泪越多,算了算了……

哭啊哭啊,大女儿吃好饭了,得,让大女儿哄下呗。也是不行,以前大女儿哄妹妹很厉害,今天也不行了。大女儿说,妹妹可能饿了吧。

把小女儿扔在爬爬垫上,我去洗奶瓶灌水。洗的时候就一直听她在哭,等我洗好过去还是哭。

水太烫了,开着凉一会儿,抱起哭着的小丫头,让她把头靠在我肩膀上,哭声小点了。小丫头又往下滑了一下,把头贴在我的肚子上,边哭边抽抽着。坐到沙发上没一会儿,就开始睡了。几次想把她放到床上,一动就醒,最后放弃了,就这样睡吧。

到两点多的时候我有点坐不住了,大女儿说眼睛酸很像以前发烧的样子,只好给老婆打了电话,听不到电话那头的声音,我喂了几声挂掉了,也没打回来。大女儿就躺在垫子上盖了个小被子。

又抱着睡了一会儿,等小女儿睡的熟了点,轻轻地把她放到床上去了。大女儿也睡着了,前面担心她着凉让她去床上不肯,说自己就是闭下眼睛的。

到门口抽了根烟,进房间看了下小女儿有没有醒,再出来往楼下看的时候,老婆的车已经在挪正了。

去了下洗手间,又叼了根烟把门打开,她们上来了。

“小女儿在床上,大女儿在地上。”

我管自己抽烟,她们进去了。等我抽好进去的时候,她们在盛饭,我说我也没吃。

“你怎么没吃啊?”

“我也得有时间吃饭啊!”

吃饭的时候说到小女儿哭了很久,她们马上就说是饿了吧,说怎么不给她喂奶粉。我说我怎么知道你们要这么久,外婆在说来回路上开车就是三小时了。我问了句姨婆的女儿这次有没有来,说来了,我就没响了。

吃好饭心情好点了,洗好碗,听老婆在洗衣服,我说要我洗么,再看原来她已经洗完了,在洗个瓶子,是昨晚想着洗好给女儿玩的。

外婆在电话,说下周三因为我要上班所以她们不能去医院了。我问老婆她们明天是不是还要去。老婆看着我笑笑。

呵呵,我以为她们今天回来我就解脱了,没想到今天只是开始,怪不得这次端午节她没说要回老家。

唉,写这些显得我很不善良吧,我只是觉得,算了,不说也罢,只记录,不评价。

Written by darkbluesoul

五月 28, 2017 at 17:48

发表在 Diary

Tagged with ,

无槽点

leave a comment »

洗好碗 ,外婆抱小女儿散步回来了,看她坐在小女儿的爬行垫上,我说我抱会儿吧。

抱了一会儿,外婆在说要换席子。“我去吧”,外婆接过了小女儿。

房间里床上堆满了东西,床单已经抽掉了。我大声喊老婆进来,问她这些杂物干不干净。

“干净的。”

“下次把床单留着,这样换了干净点。”

“麻油翻了,床单洗掉了。”

铺席子比铺床单方便多了。

“我今天很累,想早点睡。”

想着大女儿还在客厅做作业,我走了出来。

快速地教了几页数学书,女儿已经趴下了,我知道她的底线,就是把家校联系本上面写的做完,其他的都是过分要求。数学书上习题是上周布置的,因为太多反正能拖就拖。

“还要做么?”我回到房间。

“算了,让她睡吧。”

签好字,大女儿开始理书包。

进到房间的时候,外婆正在让老婆出来把大女儿弄弄好早点睡觉,看老婆很累的样子。

“你要多睡觉啊,白天一有空就休息,把自己弄这么累干嘛?”

“今天洗了很多东西,又在收拾,你女儿又不肯睡觉。”外婆抱着小女儿帮着说了一句。

我又出来看女儿理书包,老婆也跟了出来。

“我去晾衣服吧,你不是刚才说衣服没晾?”

“今天表现不错,我刚才听到你主动说要抱女儿了。”

到阳台才发现,两根晾衣杆全晾满了,好不容易腾出点空把衣服都挂了上去。

女儿竟然还在找东西!

“找什么啊?”

“蓝色胶带纸!”

“明天上学要用么?”

“不用。”

“那别找了,去睡觉吧!”

女儿又尝试着翻了几下书架,放弃了。

跟到卫生间,女儿在刷牙了。

“什么样的胶带,爸爸帮你找。”

“说不上来,我自己看到就知道了。”

“下次东西别乱放,固定位置,自己就记得住了。”我加重了语气。

女儿瞟了我一眼,我以为她不高兴,吼了她几句。

“现在一句话也不让我说了,要你好还不高兴!”

我生气地冲了出来,在客厅又找了一会儿,实在找不到,根本连蓝色的东西也没几个,推门出去抽了根烟,回到北阳台打开了Wordpress,开始发牢骚。

写到一半,老婆出来说女儿今天脚扭了还痛。刚才女儿跟我提起过,因为我对受伤的处理方法跟老婆有出入,这种一般我都是让她找妈妈的,看来妈妈的处理还是没有让女儿满意。

“止痛膏不能贴,扭伤二十四小时内就是消肿!”

从柜子里拿了个云南白药气雾剂给女儿喷,还嫌臭不肯让我喷,最后跟她说很快就会干了才同意。

按压的时候问她痛不痛,说不上来,老婆在旁边帮腔,“看看,就是跟你一个脾气,稍微一点点就会告诉全世界自己痛死啦!”

“总要有点遗传的嘛!”

啊呀,我忘了有没有跟大女儿说晚安了。

刚才又写了点被老婆逼着去洗澡了,洗好回来好像心情也不一样了。

本来是想发牢骚的,写完才发现,全程无槽点啊!

生活,就是这样的吧,再去抽根烟吧,本来今天戒烟了的,小兄弟拿了一包我没抽过的烟,又把我击倒了。

Written by darkbluesoul

五月 22, 2017 at 22:02

发表在 Diary

Tagged with ,

肉肉

leave a comment »

开学初逗逗在说肉肉都死光了,淘宝看了下,太多了,而且超便宜,一般花鸟市场一盆肉都要个25-30,淘宝20可以买六七盆,还送免浇水花盆,果断入手,当时买的有火祭、熊童子、初恋、山地玫瑰、鹿角海棠、白鸟、绒针,反正就挺随意地挑了几个。周末快递到了,差了学生去拿,加上路上时间,周一到我手上差不多已经包了五天了。

实验室里以前做花盆留下的陶砂拿来垫底,对了,土也送的,也就瞎鼓捣种下去了。

那时候,初恋还是红的,熊童子还是有点像爪子的。

就又开始看攻略了,活到老学到老嘛,恩,攻略说啦,塑料盆不透气,对多肉不好啊,买,真的是好便宜,10块钱6个盆。拿到盆就开始换了,生命在于折腾!右边的那个细长的是逗逗觉得垂死的,放我这里死马当活马医。

小花盆里的是初恋,买过来的时候品相最好,逗逗就把她跟熊童子一起抱走了。没几天跟我说啦,办公室有只大老鼠,觉得初恋太好吃就啃了几口。。。拿回来的时候有几片叶子被咬掉了,养了几天下面原来的大叶子就开始枯萎了,中心的小苗倒是渐渐地大起来了,想着应该是服盆吧。

火祭本来是红色边的,养着养着就全绿了,看攻略说要出状态就要控水,可现在的状态,我觉得还是算了吧,别一控就控死咯。

逗逗有个花盆因为太小了,拿过来刚好可以给初恋用,这样估计很长一段时间不用给她换盆了。

鹿角海棠,其实服盆过程都平稳度过了,不知道后来怎么就从根开始枯上来了,新长的叶子也慢慢开始枯了,我看实在不行就摘头再种,过了几天连头也枯了,扔了。。。

山地玫瑰来的时候就干瘪的,种到现在还是毫无起色,我前面还以为是因为我不小心把土弄到中心了,才使得她长不起来,后来想想应该还是根系早就受损了,懒得弄,就一直扔在窗外,过几天也把那花盆腾出来吧。。。

好啦,来看我的最终成果!暑假要搬家,希望休眠期能挺过去,加油!要不然,到了明年春天,我就会收获很多花盆了。。。

Written by darkbluesoul

五月 22, 2017 at 13:59

发表在 Diary

Tagged with